十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十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6 04:57:3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人提到翼装飞行,总是会提到生死之类的问题。”Will对此不以为然,“首先没有人会想在自己喜爱的运动上死去,我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。对我来说,我只想好好活着,所以我会认真对待我的每一次飞行,让我可以继续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运动。”中新网乌鲁木齐5月19日电 5月18日,经历波折的伊女士,终于在新疆和田市墨玉县民政局与库先生领取了结婚证。这还得从一个月前的“重婚”风波说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末,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,“受疫情影响,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。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,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,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,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,我觉得它一直都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能一个人会拿出一个案例讲,某某产品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去了,但是每天也都还有很多外国的企业到中国来投资。最近我们做了一个调查,大约有40%的外资企业表示近期还要加大对中国的投资。”“跳出机舱的那一刻,我忘记了一切烦恼。”翼装教练的Will如此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从小就很顽皮,喜欢做危险的事情。”Will在2013年就开始接触跳伞了,那时候正在美国念书的他,心血来潮去玩了一次双人伞,那次之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,在上网查询了跳伞的相关知识后,就立刻报名学习了跳伞,后来在达到200次的要求后,他开始了翼装飞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道有风险,所以大家都会格外小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为了节约住宿费,裹个睡袋直接在跳伞基地睡了是家常便饭的事。”Will继续说道,为了节约每次7美金的叠伞费用,很多人都会选择自己亲自做,“玩跳伞的人其实不像大家想的那么有钱,花费大手大脚的人其实很难看到。除了睡在跳伞基地,我们有时也会租一个房子,大家一起在里面打地铺来平摊费用。对于我们来说,我们更愿意把钱花在自己的爱好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停飞的日子,飞行画面一直在脑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学毕业之后,Will选择先留在美国继续玩翼装,最多的时候他一天甚至会连着飞行12次。后来经验越来越丰富的他,慢慢当上了跳伞和翼装的教练,“我是真心喜欢这项运动,结婚后我还教老婆一起跳伞,现在我们经常会一起玩翼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调查进一步深入,更多漏洞出现。户籍资料显示,2007年6月二人长女出生,根据《出生医学证明》“母亲身份证号”一栏计算,当年帕某22岁,而6年后的2013年3月二人长子出生,《出生医学证明》上应该28岁的帕某,却显示只有23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毕竟大家都知道翼装飞行是一项具备危险性的运动,所以一般玩这项运动的人也会格外小心。”Will向记者分析到,一般飞高空翼装主要会遇到三种比较危险的情况:“第一就是因为主伞没有叠好,或者开伞的姿势不对,或者各种其它因素的导致的主伞出现问题,这时候就需要用到备伞降落;第二是没有降落原计划的地点,这会增加场地因素带来的未知风险;第三就是,多人翼装飞行时会有碰撞的危险,因为翼装速度很快,会发生撞伤或者撞晕的情况。”